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拉手网的尴尬未来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9:36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拉手网试图抓住Groupon上市的火光,但钟声终未响起。

文 | CEI记者 孙宏超

11月14日,原定拉手网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的日子,但是,钟声并没有响起。其实,这事早些时候就有征兆,在拉手网原定上市的4天前,高原资本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涂鸿川忽然发了一条语焉不详的微博:“拉手网取消IPO?华尔街投行说"拉手不IPO了"。希望这不是真的,拉手的天使投资者是哥们。加油!”

不到3小时后,涂鸿川又再度发表微博称投资人对Groupon上市后的低迷表现还是蛮失望的。但要知道,这时Groupon的股价仅是略微走低,但仍高出发行价不少,甚至还有评论家认为此时是Groupon的调整期。

出现这样的质疑应该也在拉手网CEO吴波的意料之中,要知道Groupon首次提交IPO是今年6月份,在历经波折后,Groupon才在第三次IPO中成功。Groupon在中国的“小徒弟”上市遇到困难也在情理之中。

而Groupon在纳斯达克头几天的表现还是给了吴波一些信心,或许隔岸观火的国内团购网站也在这无尽的寒冬中看到了一丝温暖。

涂鸿川的微博不幸变为了事实,拉手网赴美上市也宣告暂时搁浅。仿佛是做出回应一般,仅仅一周后,Groupon股价暴跌,在短短几天之内,市值疯狂缩水一半,让那些曾经宣称Groupon是最难做空的股评家大跌眼镜。

Groupon、拉手网的招股说明书再次把团购网站最虚弱的一面展现给世人,曾经以充沛的现金流团购行业或许终将倒在盈利的前夜。

对于国内团购网站来说,就像是玻璃罐头里的苍蝇向外看,前途或许是光明的,但道路是没有的。

Groupon撬开的窗

事情本来不是这样的。

今年6月,公认的世界团购网站行业鼻祖Groupon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文件,并且宣布公司将在纳斯达克上市。这份文件,让团购的拥趸彻底明白了为什么Groupon对谷歌接近60亿美元的收购邀约说了“NO”,这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估值超过后者开价的5倍。这个疯狂的数字让整个团购网站行业陷入奇妙的躁动,大笔的资金更加迅速地涌入这个行业。

这种全民疯狂的现象在历史上并不少见,悲哀的是,这种疯狂的最终结局大多并不美妙。

这个文件看起来简直像是Groupon为代表的团购网站行业向其他互联网企业发出的宣战书,似乎这个行业即将成为互联网的趋势。但最后,这份宣战书将整个团购网站行业拖向了不归路。

据Groupon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在2010年第一季度已出现亏损,而2010年全年的实际亏损额高达4.13亿美元。这和梅森曾经对媒体表示的2010年全年盈利完全背道而驰。

团购低成本、高现金流的假面被彻底撕开,在此之前,人们从未怀疑过团购的盈利能力,唯一被质疑的只是低廉的收费能否带来足够优秀的服务。现在团购网站的盈利能力都开始被质疑,Groupon的模仿者们开始陷入恐慌,如雪崩一般的问题开始出现。恰巧在这个时间段,先于Groupon上市的糯米网(打包在人人公司内)财报也公诸于世:收入90万美元,运营成本460万美元。

到10月底准备路演时,Groupon的估值已从300亿美元下跌到了100亿美元。此时资本市场依然没有良好的反馈消息,但或许吴波灵敏地嗅到了窗口透来的一丝微风。美国时间10月28日,拉手网正式提交IPO,并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代码为“LASO”,拟融资1亿美元。

正当拉手网的管理团队在美国为上市奔忙时,Groupon终于上市成功,开盘价为28美元,这个数字比发行价上涨40%左右,最后收盘价超过26美元,融资额超过7亿美元。按照开盘价计算,Groupon市值为177亿美元,接近雅虎。

这也让拉手网上市的前景被涂上一层亮色,团购导航网站团800的联合创始人胡琛就对本刊记者表示:“至少拉手网赢得了一次给美国资本市场讲故事的机会,Groupon毕竟是第一个独立上市的团购网站,并且收益还不错。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讲,这个故事是有想象空间的。”但胡琛同时也表示:“每一个企业都是独立的,并不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借助Groupon上市这个微妙的窗口,中国的Groupon的概念可以让投资者有更好的印象。能否取得成功,还是要看后期运营的状态。”

华山一条路

虽然有Groupon这样的先驱者,但对于中国网站来说,当前显然不是一个最佳的上市窗口期。今年第三季度,只有土豆网一家中国企业成功在美IPO,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窗口几乎已经完全关死。

去年开始的千团大战中,拉手网因为强大的融资能力和疯狂的扩张速度很快崛起,甚至被媒体认为已经将同类网站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巧合的是,和Groupon拒绝谷歌收购邀约类似,拉手也曾经拒绝了Groupon的收购邀约。理由也惊人的相似,钱给的不够。

上线于2010年3月18日的拉手网,并不是国内的第一家团购网站,却是成长最快的团购网。4月22日,成立仅仅刚过一个月,拉手网便获得泰山天使的投资,成为国内首家获得投资的团购网站。

即使是多轮投资过后,吴波还是保持着低调简朴的本色。但拉手网开始了疯狂的烧钱,大手笔的代言人和广告投放,以及开设分站和招人的速度都让人觉得可怕。这在团购网站的野蛮生长期确实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有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中国所有的团购网站中,拉手网每月的独立用户访问量基本都是排名第一。

这也是吴波在路演时最骄傲的一点:“每天,我们的用户可参加的团购活动达到1000个,我们在超过500个城市和城镇提供服务。这些团购活动大部分为食品和娱乐、健康和美容,以及旅行和交际,对年轻的城市用户来说具有吸引力。”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拉手网的注册用户数1680万,其中活跃付费用户数占比接近20%。

根据拉手网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0年拉手网实现净营收162万美元,毛利率77.8%;2011年上半年,净营收达5782万元,去年同期的净营收仅为2.4万元,毛利率提升至89.4%。这个数字似乎看起来很美好,但却根本经不起推敲。

在同一份申请中也清楚地显示,仅在2010年上半年,拉手网就净亏损超过400万元,下半年这个数字扩大了10多倍将近5000万元,而2011年上半年,疯狂的拉手网把这个数字又扩大了将近10倍,总数字已经变成将近5亿元,这个数字超过7000万美元。要知道,在过去一年中,号称中国团购网站融资之王的拉手网也不过仅仅融了1.6亿美元,这笔看起来充沛的现金已经烧了将近一半,如果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烧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根据该数据,拉手网每赚1元钱,就要亏损接近6.8元。

我们可以用一个更直观的形象来说明拉手烧钱的速度,电商行业观察家鲁振旺发的一条微博:“拉手网烧钱真让人心疼,每天烧掉246万元现金,挣回28.7万元现金(不到烧掉钱的零头),每天净烧钱217.3万元现金,若换成百元大钞,共计2.173万张,约32.595公斤,若开始烧钱,燃起来的火焰足有3米高,烟雾弥漫数百米,若让一小弟持续烧钱玩,3秒点燃一 张百元大钞速度,拉手烧的钱可以昼夜不息,已经烧了一年。”

根据拉手网的招股书,截至2011年6月30日,拉手网拥有流动资产1.2812亿美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1586亿美元),非流动资产344万美元,资产总额1.3156亿美元。这或许可以解释在中概股于资本市场表现糟糕的背景下,拉手为何会急于流血上市。如果保持上半年的亏损速度,拉手网现金流将不足维持一年的运营时间。

这样的数字让拉手网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气,以拉手网最高发行价15美元计算,融资额可达8000万美元,实际上这个数字比拉手网第三轮的融资还低。

这说明烧钱巨亏、低毛利仍是中国团购网站难以摆脱的困境。在人人公司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糯米网第二季度总营收110万美元,运营费用支出为560万美元,亏损达450万美元。

团购网是实实在在需要烧钱的行业,如果不是背靠资金,上市是唯一的求生之道。已获三轮投资的拉手网显然承受着投资者的压力。吴波曾对外表示,鉴于未来行业竞争的白热化,两年内他不会去看盈利,而要将重点放在用户体验上。但投资者毕竟是趋利的,他们有没有这个耐心倒很难说。而对一个仅仅发展一年半的企业来讲,要保障这么大的盘子有效运转并非易事。

去年团购网站行业陷入白刃战,团购网站为了挽留优质商户,甚至愿意贴钱给商家做团购,拉手网也采用了这种措施。而这还是小投入,包销制的出现才给团购网站带来灭顶之灾。和原来的用户先打款至团购网站,团购网站审核后再打款给商家的传统团购模式不同,包销模式是团购网站先打款给商家,这也让本来拥有充沛现金流的团购网站把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另外,拉手网的流动资产仅1.2812亿美元。如果保持上半年的亏损速度,拉手网的现金将不足维持一年的运营时间。如果无法拿到新的融资,资金链迟早会断裂。在这种时候,上市无异于救命稻草。如果拉手网上市成功,不仅能极大地缓解投资者带来的压力,还能为其他对手的融资设置足够的门槛。

而据团购导航网站团800发布的《2011年第三季度中国团购消费观察报告》显示,目前已有754家团购网站无法打开或者转型,其中超过一个月没有更新的网站达9%,另有5%的网站以改版、内部调整等理由关闭了团购业务。

团购路途

代表幸福的钟声最终没有响起。时至今日,拉手依然没有正式对外承认上市失败,但原定的上市日期早已过去。讽刺的是Groupon股价也开始一路狂跌,从最高市值177亿美元几乎腰斩一半,已接近原定的100亿美元的估值。

而中国团购网站的首次海外征程看起来前路渺茫,而关于其取消IPO的原因既有财务问题又有竞争对手“恶意举报”等多种说法,甚至和最初的Groupon一样,有消息称拉手网需要澄清部分会计问题。

另外,拉手至今未获得“拉手”和“拉手团购”的商标;巨额亏损;央视曝光的篡改后台数据、虚报经营资质、虚标购买人数;公司CFO张检曾担任在美上市公司多元印刷的审计委员会主席和独立董事,多元印刷被摘牌后曾遭遇集体诉讼——这些被认为可能是拉手成功上市的“拦路虎”。

据某团购网站离职员工介绍,他们的站点在今年年初开站,业绩在同类城市中还算不错,但也一直没有盈利。而近期总部更是做出了撤站的决定,只对员工补偿半个月的底薪700元。

这只是目前团购网站的一个缩影,和从去年年末延续到今年上半年的疯狂扩张不同,资金的压力和资本市场的冷清让团购网站纷纷选择了扎紧篱笆过冬的策略。

和24券比起来,拉手网IPO搁浅已经算是幸运的结果。由麻省理工学院硕士杜一楠创立的24券看起来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大量撤掉收支不平衡的分站并且很多分站未完成商户结算让外界认为24券的资金链已经断裂。

在11月初,24券甚至将部分员工的部分工资改成以24券网站储值现金形式发放,有员工无奈地向记者感慨,我们也算是“被团购”了一把。有消息甚至称目前排名前五的团购网站尚未同商家结算的资金高达5000万元规模,一旦资金链断裂,将给整个行业带来不可预知的恶果。

不过,胡琛认为,团购本身仍然是消费者和本地商户的刚性需求,去除野蛮生长引发的虚火泡沫和恶性竞争后,其商业价值也会逐渐夯实,小站倒闭后的市场空间被大站立刻补上,全国团购网站的整合趋势越发明显。

曾经以全场免运费的京东商城也宣布要收运费了,依靠投资生存的整个电商行业都感到了一丝凉意。而乐淘网CEO毕胜更是在近期做了一个关于“电商骗局“的演讲,在这个演讲中毕胜尖锐地指出目前电子商务行业的繁荣,其实就是严重的赔本赚吆喝,而一个生意要想成功,最终要回归生意的本质,也就是赚钱。

而近期疯狂涌入电子商务领域的热钱让这些大佬们似乎都忘记了这一基本事实。看看这些疯狂的光棍节以及三大电商的各种促销活动,都有丰厚资本撑腰的电商已经把烧钱当成生活的必需品,而从炒作概念、融资、巨额广告到上市圈钱甚至已经成为了大多数还没有探索清楚如何盈利的电商企业的想法。

然而,美团网CEO王兴有不同得看法。“Groupon上市意味着团购这一模式是可以成功的,在短短3年内,Groupon从0做到120亿美元是非常成功的。Ebay开启了C2C的时代,Amazon开启了B2C的时代,Groupon上市开启的是O2O的时代。”

而满座网CEO冯晓海也表示,拉手上市成功与否对于满座网一点影响都没有。“Groupon上市的前前后后已经证明了团购的价值,中国的本地服务互联网化还处在发展初期,有太多的基础建设需要我们去做。”他说。

名医汇

网上挂号怎么取消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