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微软新CEO商业模式成最后颠覆性挑战

发布时间:2020-02-14 06:28:23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外界持续5个多月的猜测后,微软终于做出了审慎的抉择——任命在该公司效力22年、主管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的“老将”萨提亚·纳德拉出任首席执行官。这位46岁的印度移民是继比尔·盖茨和鲍尔默之后,微软创建39年来的第三任掌门。

受移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冲击,微软新任CEO肩负着转型的使命。微软的转型正是坚持鲍尔默提出的“一个微软、一个战略”,即实现企业级与消费级市场共享一个平台的战略目标。

因此,留给在企业与云计算业务有绝对资历的新任CEO纳德拉的任务,除了持续推动已经风生水起的企业级业务,无疑还有帮助微软的PC与移动业务走出低迷,他真的有勇气实现颠覆性的挑战吗?

最稳妥的任命

据悉,微软将新任CEO纳德拉的底薪定在120万美元,比他的前任鲍尔默高出70%以上。纳德拉的薪酬还包括微软高管激励计划给他的奖金。微软表示,根据该计划,纳德拉在2014财年余下时间以及2015财年的年度现金奖励目标将是他拿到的CEO薪酬的三倍。

这一举动,充分向外界传达一个信号:董事会对纳德拉十分认可,并寄予很高的期待。来自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在过去20年中,纳德拉一直与鲍尔默及公司联合创始人盖茨保持了紧密的合作,并多次获得鲍尔默的支持和肯定。

纳德拉也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在微软宣布盖茨将卸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原公司董事会独立董事汤普森将接任公司董事长后,微软又表示,在纳德拉的要求下,盖茨将以创始人和技术顾问的新角色在董事会中任职,并将花更多的时间在公司上,以协助纳德拉为公司未来技术和产品制定方向。

盖茨在宣布纳德拉出任新CEO的当天表示:“在公司转型期间,纳德拉是带领公司前进的最佳人选。”核心工程技能、商业远见和超强的凝聚力,是盖茨最终确定纳德拉为新CEO人选的三大关键词,“他对科技如何在全球的应用和体验上很有远见,这正是微软未来扩展产品创新和成长所需要的。”

对此,IT评论人士孙永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认为,鲍尔默都已退休,盖茨不可能在产品上给予什么指导,其作用更像是一个把关人,“从未担任过CEO角色的纳德拉缺少某些经验,盖茨能更好地帮助纳德拉在战略层面上给予正确的指引,避免犯错。”

同时,孙永杰认为,从外界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盖茨、鲍尔默及纳德拉三个人在战略制定上没有大的出入,这也成为盖茨和鲍尔默力挺纳德拉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微软新任CEO一定要对微软未来发展战略有着很高的认同度,不然就会酿成类似于惠普此前每届CEO都有不同战略的悲剧。

有舆论将新任CEO的人选称为微软“安全的选择”。分析人士指出,“有很多人希望,一名对科技行业拥有革命性远见的人能执掌微软。这些人可能会感到失望。另一些人则认为,微软需要类似纳德拉这样熟悉业务的CEO,因为微软非常复杂,CEO需要有内部经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采访后发现,从两个方面可以看出,纳德拉是微软最稳妥的选择。一方面,从公司战略上看,鲍尔默在离职前已经对微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巨资收购诺基亚,以实现“设备与服务公司”的转型方向;进行内部重组,将从前的8个产品部门整合为4个新部门,以实现“一个微软、一个战略”的目标。

从公司业绩上看,鲍尔默在其执掌微软的13年期间,微软营收从253亿美元增至778亿美元,利润从117亿美元增至253亿美元,现金储备超过800亿美元,给股东带来了超过1800亿美元的投资回报。

这足以说明,从目前微软的实际业绩表现看,鲍尔默制定的战略并未有大的疏漏,微软未来的发展不需要战略上的根本转变,而在微软工作20多年,且在不同部门任职的纳德拉显然对于微软有着与鲍尔默同样的了解。加上纳德拉高度认可微软战略方向,堪称一个最佳执行者。

另一方面,微软如今在企业级市场风生水起,尤其是在云计算市场,与IBM、亚马逊AWS等平起平坐,其企业级业务占比全部营收的50%,而纳德拉执掌的部门贡献超过三分之一。作为纳德拉的“老本行”,持续推动企业级业务并保持更加稳定的增长是纳德拉的使命之一,他也是最有能力带领微软继续在企业级市场实现进步的领导者。

最冒险的挑战

有外界认为,凭借纳德拉的优势,微软未来会更加注重企业与云计算业务,向利润更高的区域进军,毕竟移动端消费者硬件仅占微软营收的14%。但是,微软在移动领域行动不够迅速,风头一直被谷歌与苹果把持的现状仍不容忽视,而且如果纳德拉坚持鲍尔默留下的战略目标,即企业级和消费级打通的一个平台战略,移动和PC这两块业务肯定不会放弃。

孙永杰认为,仅在企业级市场保持优势远远不够,服务器通过WIN8,没有移动端肯定不行。而且从战略层面考虑,微软也不会放弃PC和移动,不会让谷歌和苹果长期称霸。因此,即便纳德拉对消费类业务不熟悉,但出于整个战略考虑,带领PC和移动端走出低迷才是最考验这位新CEO能力的方面。

根据财报显示,在2013财年微软778.49亿美元的总收入中:“设备和消费者”板块收入为321亿美元,同比减少1%;“商用业务”板块收入为453.46亿美元,同比增长8.6%,其中商用授权收入396.86亿美元;包括WindowsAzure和商用Office365以及企业级服务在内的 “其他商用收入”为56.6亿美元,同比增长21.9%。尤其在运营利润方面,商用产品的运营利润高达211.32亿美元,比消费类业务94.21亿美元的运营利润高出一倍以上。

留给纳德拉的任务,显然不仅是保持现状。有些人相信,纳德拉过往的经验和云计算经历将对他做出云计算措施有帮助。有信息公司分析师说:“我认为纳德拉将把关注点聚焦在微软的移动和云计算路线地图上。他可能还会在重组和Azure平台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众所周知,在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及云计算的冲击下,微软原有的以PC为核心的Windows业务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冲击。为此微软很早就开始了向云计算(服务)及移动互联网(设备)的转型。从目前的结果看,之前纳德拉负责的微软云计算和企业集团业务增长迅猛。在刚刚过去的季度中,这些业务营收均取得了两位数的增长,其中包括 Office365、Azure和 DynamicsCRMOnline等。

但微软在向设备转型的过程中却困难重重。孙永杰认为,鲍尔默从技术、市场等方面都进行了改变和尝试,但效果甚微,唯独商业模式这环没有改变。这却是重要的一环,因为在既有的商业模式下,利润已很单薄,授权费用是无形的成本压力,也间接增加用户的购买成本。

“如果说,微软其他方式都尝试了,只有这一环没尝试,实现授权免费无疑将对于微软一直延续的软件授权商业模式形成颠覆性挑战。”孙永杰表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PC产业已低迷很久,但仍是全球最大的产业,也是微软三大支柱业务之一。微软曾全力以赴力推Windows8以帮助产业复苏,但是Windows8却给很多习惯用Windows的用户带来了用户体验上的困扰。

孙永杰认为,微软需要反思一下Win8失败的原因。虽然推Win8以帮助产业复苏的想法符合逻辑,但是性价比没有体现出来。同时拥有PC及平板触控体验的Win8,并没有讨好用户,两方面的用户体验都不佳,Win8的融合策略是不是也有问题?看看微软的竞争对手苹果和谷歌,苹果也并未将iPad和Mac融合在一个设备里。

毫无疑问,留给纳德拉的挑战是颠覆性的,纳德拉未来将如何“改良”Windows,如何解决高额授权难题?如何坚持鲍尔默的“一个微软”为核心向“设备与服务”转型的难题,都需拭目以待。

广州代理记账报税

广州注册公司哪家好

深圳注册公司查询

广州筹划税务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