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有多高皮有多厚陈水扁厚黑言论集锦

发布时间:2020-03-04 02:35:39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几十年前,厚黑学横空出世,影响深远,但“厚黑教主”李宗吾实际上并不厚黑,教主的位子实有待于来者,譬如陈水扁。日前,李敖盛情“推举”陈水扁为“台湾400年来第一不要脸”,并说扁的恬不知耻可以囊括前100名,台湾史上“不要脸”的“古人”和“来者”,只能从第101排起。有李大师的加持,加上陈水扁本人的言行,陈水扁可谓“实至名归”。

所谓厚黑,一则皮厚,二则心黑,陈水扁把贪污硬拗成“革命”,皮不可谓不厚,他指东打西,在他口中,除了自己,都是坏人,都在害他,他的心不可谓不黑,连张铭清教授在台南被打,他都能说成张铭清“是故意去台南挑衅”,扁的厚“言”无耻,可谓登峰造极。

10月4日,陈水扁回台南取暖时爆料说,“(我被收押的)时间有可能是下个礼拜,没关系,我早就准备好了,我如果能够成为马英九区长第一位政治犯,阿扁来坐国民党马英九的黑牢!”“我对大家有信心,我这一次再进去时,我坐黑牢没关系,但是‘台湾国’一定要出世”。

10月8日,陈水扁痛批马英九无心施政只顾打扁,现在马英九是“完全‘执政’、完全权威、完全复辟”,“有一天大家睡醒,‘总统府’的旗帜换了五星红旗,大家不要惊讶”,“马英九承认九二共识,就是认同一中共识,其实马想的是国际历史地位,想要与大陆签署两岸和平协议,拿诺贝尔和平奖。”

10月9日,陈水扁在与台北凯达格兰学校校友座谈中说,他看了电影《再见曼德拉》,很感动曼德拉为黑人争民主坐黑牢27年后,出来还当选总统,“希望进了马英九政治黑牢后,有一天我出来,‘再见陈水扁’,‘台湾国’就诞生了!”他还以“建国烈士”姿态宣示,关进马英九的政治黑牢后,“我会勇敢活下去,我不会死,我会再出来!”当晚,针对民进党廉政委员会对他做出一审有罪就除名的裁决,扁高分贝反呛说,廉政会裁决就是要他永远不能回民进党,就是怕他再回去选2012年“总统”,“廉政会竟然扯入派系纷争,这样的廉政会还有公正可言吗?”

10月11日,陈水扁南下高雄,说自己可能会变成第二个美丽岛受刑人、前民进党主席林义雄,“我会是第二个林义雄,将为‘台湾建国’牺牲”,他还自比孙中山,说“孙中山先生推动革命,1912年民国肇建时,孙中山所募集的革命基金,到底放在哪?有可能放在大清帝国内吗?这就知道了嘛,革命的钱可能放在‘国内’吗?所谓华侨为革命之母,同款的道理,这可以说明这点!”

10月12日,陈水扁出席挺扁大会,批评马英九,却脱口说出粗鄙言论:“真是走了个渗尿的,却来个渗屎的(意指愈来愈糟)。”他还表示,他卸任时,股市有9300点,现在只剩5130点,他比出“四”的手势,强调当天股市“稳死”,连续说了三次,支持者高声附和批马:“夭寿!”扁还把炮口对准党内,痛批王拓、许信良,反问群众“陈水扁有那么差吗?陈水扁有差到拿国民党的钱吗?”还自问自答说,“陈水扁没有对不起民进党,而且绝对不是民进党的最大坏账。”

10月16日,陈水扁到中坜取暖,针对名嘴说他在日本还有巨额存款,他说,“说我有300亿,干脆说我有3000亿好了,我和大家说,若陈水扁如果有任何一分一毫钱,不要说300亿,只要有一毫钱放在日本,我马上切腹自杀。说得实在太夸张了,我已委托律师提起告诉。”但听到陈律师切腹“承诺”,网友不以为然。有网友说,陈水扁在日本不可能有一毛钱,因为日本最小的硬币是一元。

10月19日,陈水扁出席在台北举行的台南县同乡会会员大会,针对马英九抛出“任期内尽量完成与北京签署和平协定”的重要讯息,陈水扁说,马英九要“卖台求荣”,根本是“台湾吴三桂”,将变成2300万台湾人的“罪人”。他还表示,“洗钱、‘国务机要费’的事情都不重要,台湾人民最重要”,政治的压迫,迫使他可能继续选下一届“总统”。

10月21日,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遭绿营人士施暴受伤,蓝营一片谴责暴力声浪,陈水扁于10月22日批评当局说,他出庭时被民众踹屁股,没看到当局谴责暴力,他还重提319事件说,“国民党中央有对重大暴力事件谴责吗?还说我自导自演?标准何在?”其实陈水扁7月21日出庭被踹屁股之后,“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在7月24日已经表示,反对并谴责所有暴力,并祝他早日康复。

10月25日,陈水扁参加1025大游行,站在宣传车上与群众一起大喊口号,司仪从“爱台湾”、“反一中”一路喊,最后还喊出“反黑金”。只见陈水扁面不改色,也跟着群众一起高喊“反黑金”,讽刺至极。

“法庭”上的扁式语录

问:难道你不相信“调查局”给你的报告?

扁:“调查局”的情资,如果百分之百相信,整个“国家”就乱掉了!若我百分之百相信,他们(政治人物)就是犯断头之罪。

问:钱为什么不能留在台湾?

扁:要作为所谓“建国基金”,这么敏感的事,我太太说,就是不方便。

问:钱转来转去要花很多手续费,何须如此?

扁:理财专员这样才能赚钱。

问:海外账户被冻结时,太太有没有把账户转移资料向你和盘托出?

扁:没有,要问我太太为什么骗我。

问:叶盛茂向你报告海外账户相关情资,你为何只问太太,没问其他人?

扁:我家的钱,订婚后太太全权管理,我当然只问太太。

问:为何拒绝授权查账?

扁:这不是我的钱,没有权力。

问:那这是谁的钱?

扁:我太太汇留海外的选举结余款。

问:如果钱的用途正当,可否提供来源给“法院”?

扁:选举期间本人只顾拼选举,不负责钞票部分,要我提供来源,我真的有困难。

(责任编辑:凌灵)

羊宝

和泉司

战地吉普男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