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笔直黄瓜雪白耦我们是否忘了大自然原本的模样绵毛金腰

发布时间:2020-10-17 18:03:13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黄瓜到底是直的好还是弯的好?”“粉丝是挑微黄的还是雪白?”“个头小蛋黄发红的就是山鸡蛋吗?”拿起来再放下,放下再拿起来,相信在超市买菜时许多人发出过类似的疑问。食品安全问题频出,不仅刺痛了我们的神经,似乎还迷惑了我们的智力。我们在购买食品时经常无所适从,似乎忘了大自然本来的样子,也忘了一种食品最基本的价值。当下,问题百出的食品跟人们的消费理念也有关系。

黄瓜和藕,我们常常会忘了大自然本来的样子

国人喜欢以白为美。夸小孩长得好会说“又白又胖”,夸小姑娘漂亮好说“皮肤又白又细”,就连夸小伙子也喜欢用“白净”这个词。尤其是在上个世纪物品不不丰裕、生活条件还不够好的年代,我们认为许多东西都是越白越干净越好。不仅喜欢穿白衫衣白球鞋、擦美白霜,就连吃的馒头也要越白越好。再后来生活好了,推行净菜上市,人们则要求泥土里长出的萝卜和藕不能带一点泥。因为,白和净能让人爽心悦目,因为我们都曾穷过,谁也不想要沾泥带土的生活。所以,我国从国外引进了面粉增白剂,还有许多有漂白作用的化学品。于是乎,民间就有人发明了用硫磺熏蒸馒头的土办法,还有人设法把藕片、肚片和粉丝搞得雪白。至于这些食物本身有这么白这么净吗,却少有人认真去问。直到几年前,将面粉增白剂引进中国的原商业部粮油工业局局长王瑞元老先生大声疾呼“有生之年,如果看不到在面粉中禁用,死不瞑目”,直到农村的亲友把纯天然的面粉当作礼物,我们才记起:原来面粉并不是太白!

我们还喜难挑红彤彤的西红柿和草莓,带绿头黄头的一概不要;喜欢挑鳃边闪烁金黄色的黄花鱼,似乎不够黄它就不是黄花鱼。于是,市场上就有了各种食品染色技术以愉悦我们的眼神。我们还喜欢长得笔直的黄瓜,并喜欢它顶花带刺,但是我们忘了正常的黄瓜其实应是弯的;我们还忘了我们现在住在大城市里,而不是一眼能看到菜地的乡村,顶花带刺的黄瓜千里迢迢地运到城里怎么可能像刚从地里摘来那般鲜嫩?于是,市场上就有了能让黄瓜变直、让黄花持久不懈的特种农药。可能,我们会认为菜农太不道德了,但是菜农也有菜农的苦恼:“现在的城里人咋不讲理呢,那黄瓜咋可能个个都那么直溜?”他们说,城里人太挑了,农民很无奈。他们说,既然市民喜欢直黄瓜,既然有人研究出了拉直剂,想卖个好价钱就只得购买。

自古说拔出萝卜带出泥。但是,在城市住久了,我们似乎忘记了大自然原本的样子,我们不喜欢弯黄瓜,我们不喜欢带泥的萝卜,我们似乎忘了蔬菜长在泥土里,猪肉出在猪身上,把猪头肉和烧牛肉里偶尔带根毛也当成新闻,大曝其光大发脾气。

生产和消费,到底是谁误导了谁,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跟风和追捧,没人保证贵的就是对的

我们在消费购物时还喜好概念化的东西,并喜欢跟风、和走极端。一有人说山鸡蛋、有机鸡蛋好,其价格就会一涨再涨,并很快加上包装变成了昂贵的礼品,一个鸡蛋能卖四五元相当于1斤普通鸡的价格。一传出肉鸡有药残,某种装璜精美的高原鸡就卖出了三四百元/只的天价。

其实,鸡蛋就是鸡蛋,猪肉就是猪肉,此蛋与彼蛋能有多大差别?然而偏偏有人相信能从普通的产品里吃出大不同,愿意跟风消费,却拒绝用自已的脑子思考问题。

有人说个头小的是山鸡蛋,山鸡蛋的蛋黄发红,于是人们就按个头和蛋黄的颜色进行挑选,于是乎市场上就有了专收小个头鸡蛋的商人,也有了可以蛋黄变黄发红的饲料和添加剂。其实鸡蛋是个生命体,谁能保证山鸡蛋个头都是小的,谁又能保证普通的蛋鸡下不出小个头的蛋?同时即使是散养的山鸡,因为采食不同的食物,怎能保证蛋黄的颜色不会有浓有淡?其实,在养殖专家们看来,与圈养的鸡相比,山鸡和山鸡蛋最大的区别是在口感和风味上略有不同,论起营养价值来,从蛋白质、氨基酸含量到卵磷脂等成份,所有鸡蛋的成份都大同小异,并且,相对来讲,由于山鸡处于放养状态,其肉蛋里还容易带更多杂菌。然而,似乎没有消费者去求证这些,大部分坚持只要是价格贵的、数量少的,别人买不起而自已买得起的就是好东西!

曾有一家国内名牌鸡蛋就因为蛋黄超黄生意兴隆,畅销全国,直到有一天被媒体曝出在饲料非法添加了一种叫加丽素红或蛋黄素之类的添加剂,人们一片嘘唏。养殖专家们表示,蛋黄色泽的深浅主要是由食物或蛋鸡自体的遗传基因决定的,与营养价值没有任何关系,更不是因为含有较多的维生素A。尽管这是一种法律允许限量添加的着色剂,但是除了包装红心山鸡蛋概念取悦消费者之外,这种添加剂没有任何好处,吃多了反而对孕妇孩子产生不利影响。

真不知那些专为孕妇和孩子不惜高价购买此红心山鸡蛋的人们在得知真相后,会做好感想。

“楚王好细腰,宫女多饿死”

正所谓“楚王好细腰,宫女多饿死”,但是,这似乎也不能仅仅怨商家无良。其实,只要静下心来想一想,得有多少座山坡才能养出如此众多的山鸡源源不断供应全国,答案便不言自明了。

再比如干红葡萄酒,去过欧州的朋友都知道,大部分干红干白的售价每瓶只有三五欧元,能卖到8欧元、10欧元一瓶的即算是上品了。但是到了国内打着进口名义的洋红酒从二三百元到几千元乃至几万一瓶不等。对于国人能把肉蛋和酒之类的普通日用食品卖出如此巨大的差价,一位欧州朋友直摇头。他说,可能是中国消费者太有钱了,也可能是中国商人太有才!

然而偏偏就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一边头头是道地分析着市场上的高档名酒多为假货,一边又在酒桌上大手一挥专点此类名酒。

消费者担心生产者胡添乱加不诚信不安全,生产者则对消费者的口味和挑剔左右为难。在食品安全问题上,个别生产经营者固然难逃其谬,一些消费者的苛刻挑剔和不理性也是误导商家歪招频出的诱因。因为,更多时候商家是揣摸着消费者的口味搞生产或开发新品。理性消费引领理性生产,不理性的消费需求同样也能引领,只不过是病态的而已!更多最新三农资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ib补课机构

AEAS

培训alevel数学

ap和ib课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