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塌楼事件再追查房产商曾因玩忽职守被立案侦查

发布时间:2021-01-08 01:47:48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我今天一天都在给工人发工资,好让他们回家。”上海市闵行莲花河畔景苑承建商、众欣建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耀杰7月1日下午对本报记者表示。

记者获知,工程短期内将无法复工,大部分建筑工人已经拿完工资回家,上海各系统组成的调查组正在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

调查组组长江欢成院士告诉本报:“现在有规定,我们不能接受采访。”

上海市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宣传处处长杭财宝告诉本报,按市政府的统筹,周五上午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建设交通委领导会对闵行倒楼事件责任认定等多项情形,对公众作出先期的公布。

本报获悉,即便如此,牵涉其中的建设、设计、开发商仍旧各有说辞。

责任认定:预制管桩导致?

一名知情人士对本报透露,大楼底部桩基乃系向专业生产桩基公司购买,因此,事故责任或许将牵涉到更多责任方。

此前,闵行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张健表示,该项目规划时已经知道地下存在暗浜,至于之后的设计、施工环节哪里出了问题,目前还不能确定。

莲花河畔景苑设计方——浙江当代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负责该项目的易主任告诉本报称:“我设计的时候,并不知道地底下有暗浜,估计是土地勘察阶段的问题。”“我们的图纸都是通过图审的。”易说。

但7月1日,一名曾经进入现场进行查看的专业人士向本报独家提供了一些数据和分析材料,确证了是堆土压力和开挖地下停车库导致房子倒塌。

这名已经在地下工程行业从业长达40年之久的业内人士提出了自己的分析,“随着堆土底部压力向深层土体传递上部压力,且7号楼南侧水平区域已出现大面积空虚,该管桩在如此情况下,在它的当时抗弯力最薄弱处(如图示)发生了断裂,导致7号楼整体向南倾斜。”

这和上海众欣建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耀杰的说法基本相同,其告诉本报,“出事有部分原因就出在地下室。”

根据上述人士提供的分析图可以看出,管桩倒塌的深度为地下4米,刚好和车库基坑的开挖的深度相一致。

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倒塌的管桩系向专业生产厂商订购,而非现场浇灌。

张耀杰亦承认了这种说法,其对本报表示,“我们只是负责楼上面的建筑,楼下不归我们负责,管桩是从外面购买的,是PHC管桩。”

这也成为上述专业人士认为导致楼宇倒塌的一个重要原因,所谓PHC管桩就是预制的管桩,“预制的管桩要打桩,就会对外产生压力,而压力是相互的。”

据该专业人士介绍,与预制的管桩相比,现场浇制的管桩就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压力,“但现场浇制的管桩要比预制的管桩贵一些。”

同济大学地下工程系副教授楼晓明分析说,在江浙、广东一带用预制的管桩很多,也有用现场浇制的,“但预制的存在便宜和施工速度快的特点,预制的一天可以完成3到4根,但现场浇制的可能就只有两根。”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预制的管桩可能存在先天不足,有时并没有充分考虑到抗弯能力,“管桩在生产时,更多的是注意承受上下压力,抗压能力强,而抗弯能力则相对较弱。”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记者曾前往莲花南路1188号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求证预制管桩是否系梅都指定一事,但公司人士拒绝了本报记者的求证。

屯地三年,致利润万元每平米?

数天来,莲花河畔景苑的成本依旧成为外界关注的一个热点。

莲花河畔景苑地块编号为闵字(2003)197号,土地出让日期为2003年10月10日,项目容积率1.8,中标价格4600万元。按这种分析,该项目土地成本仅占房价的4%,这引起了外界哗然。

《网上房地产》显示,莲花河畔景苑总面积为65666平方米,共有629套房源,房型以66平方米的1房和93-103平方米的二房为主,共计售出489套房源,累积合同均价为14297元/平方米。

对此,张耀杰对本报解释:“我们地上建筑这一块花了8000万,土建成本大概在2000元/平方,当然这个还没有把水管、电线、电信安装等成本算在内。”

如此一算,加上行政收费等在内,一平方开发成本基本维持在4000元左右。也就是说,其利润基本在1万元左右。而这个利润的主要原因,是由于3年的“土地闲置”导致——本报了解,该地块获得时间是2003年,在2006年才开始建设。

闵行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一名副局长说,在获得土地后,当时还需要办理规划等一系列手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需要拆迁,我这几天也去了解了这方面信息,了解到当时拆迁花了很长时间。”

该负责人透露尽管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获得的土地是邀请招标获得,但称“是报上级有关部门审批的,因此程序是合法的”。不过,该副局长对本报确认了4600万的土地成本,但他说,“出让土地时上海的房价是4000元,和现在的这么高的房价不是一个等级的,所以当时的土地价格还是可以理解。”

不过,记者获悉,尽管莲花河畔容积率并没有改变,但小区最后靠河楼层增高了几层,而靠近街道的楼层则相应减少了一些层数,“这或许是为了更多地赚钱,毕竟靠河的楼层卖得贵一些。”本报从莲花河畔景苑购房者处了解,沿河的几栋楼,其售价要比看不到河景的贵1000元。

复杂股权关系被证实,阙敬德曾因玩忽职守罪被立案侦查

为外界所广泛报道的复杂的股东交叉持股事件进一步清晰。

本报拿着从工商部门查询到的《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人协议书》中出资人名单,向上海梅陇镇征地服务所相关人士求证。

这名人士透露,名单中的张锦梁现在是所长,何斌和付磊负责拆迁,吴瑜娟和夏建华也是梅陇征地服务所成员。

记者查阅工商登记资料发现,在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中,张锦梁出资10万元,夏建华亦出资10万,付磊出资5万,吴瑜娟和何斌亦各出资5万,而施工方法定代表人张耀杰也出资10万,而总股本为800万。

记者同时发现,上海迅豪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阙敬德亦是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出资人,出资高达120万,占股15%,然此人原来担任梅陇征地服务所所长。

知情人士透露,阙敬德曾经因为玩忽职守罪接受了调查,而据闵行2002年年鉴记录,当地检察机关对原梅陇征地服务所所长阙敬德以玩忽职守罪立案侦查,追缴赃款赃物及挽回经济损失1327万余元。

记者查询到2007年《关于成立沪杭磁浮工程建设(上海段)闵行区指挥部梅陇办公室的通知》显示,阙敬德在2007年仍为梅陇镇征地所所长,还有一个头衔是镇长助理。

另据上海本地媒体报道,梅陇镇相关部门承认阙敬德是镇长助理,但认为镇长助理职务也是为了便于其开展征地公司的业务活动而“挂”上的。

在上海迅豪置业有限公司现场,讯豪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阙敬德在正常上班,“现在外出开会了。”

而张耀杰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好几天没看到张志琴了。”张是上海梅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梅都房产中出资515万,占股64.375%。

上海正规人流医院的收费标准

南京市什么医院治疗牛皮癣效果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生活中治疗白癜风的误区有哪几种情况

上海哪家医院看肾病好

上海中医名医曲晓璐教授在上海明珠医院坐诊

南京皮肤科医院哪个好一点_八个牡蛎白芷粉的功效 八个牡蛎白芷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