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时代新型高等教育模式人人可上大学

发布时间:2021-01-21 03:50:30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网络时代新型高等教育模式

北京时间11月21日消息,国外媒体近日刊登评论文章称,在互联网日益普及的今天,新型互联网高等教育模式正日益变得流行起来,而这种模式的最终目标是:每个人都将会拥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以下为文章全文:

讲授《社会学引论》(Introduction to Sociology)课程,已几乎成为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米切尔·邓奈尔(Mitchell Duneier)的第二天性:他讲授这门课程已达30次,课程所使用教科书是由邓奈尔联合他人编写,目前已是第8版。然而去年夏季,邓奈尔将他的常规课堂教学改为免费网络课程。在此过程中,教学经验丰富的邓奈尔遇到了新问题:在摄像头录制教学内容过程当中,自己眼神应该聚焦何处?通过网络学习这门课程的注册学生数量达4万名之多,这些学生之间如何交流学习心得?自己通过何种方式来了解学生们的学习进度?

从多种角度看,邓奈尔教授这种教学模式的转变,实际上也折射出目前教育行业一种规模更大的变革,且这种变革有可能改变高等教育的现有格局。事实上目前不少企业已经开始向任何能够接入互联网的公众提供免费精英型大学级别教育或培训。而在此之前,此类教育活动仅针对经过挑选的人群,教育地点也局限在大学校园当中。

这种被称为“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的网络教育活动,其特点是能够以全新的教育方式,而向大量学生传授知识,学生之间可组建交流论坛,而授课者也可事先录制好讲课内容,然后再将原有常规教学时间用来同学生展开互动交流。

MOOC教学理念也可能带来一些当初未预料到的结果。美国一些级别较低的学院,此前已经面临着学费太高的指责;而MOOC教学理念流行后,这些学院很可能更难说服学生愿意主动交纳各种学费。一些专家则指出,目前尚没有完善的网络教学效果评估体系,相应网络考试中可能出现的舞弊、抄袭现象也值得警惕。

MOOC教学理念从去年开始成为教育界的热门话题,当时斯坦福大学教授塞巴斯蒂安·思拉恩(Sebastian Thrun)开办了免费的人工智能网络课程,该课程吸引来自全球190个国家的16万名学生听课。这一结果,导致美国各所希望招收尖子生的大学一涌而上,而竞相向所有人都开放高等教育。而这种举措目的之一,又是希望最终能够借助这种方式向学生收取学费。

这些网络课程的规模正迅速扩大,数百万学生已经参与数百门网络课程的听课。所提供网络课程的机构包括:思拉恩分拆的公司Udacity、哈佛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共同组建的网络教育机构edX、由斯坦福大学分离出来的Coursera等等。Coursera提供邓奈尔教授所讲授课程以及其他200门课程。

虽然目前尚不了解MOOC课程将向哪个方向发展,但可以肯定的是,此类课程能够对更大范围内的学生产生吸引力: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退休者认为,可将网络课程作为自己进行终身学习的有效方式;而许多印度学生表示,这是自己接受大学级别教育的唯一机会。

而参与网络教学的教授们,则面临着大量新挑战。邓奈尔教授说:“在开始录制网络教学内容时,由于自己面前没有任何学生,自己确实有点胆怯。因为你搞不清楚谁在听课,也不知道他们对于讲课将有何回应。我在谈论人种智商差异、阿布格莱布(Abu Ghraib)监狱或公共厕所等问题时,我自己其实有点担心,即担忧别人将我的看法视为美国中心论。”

学生们的反馈也非常迅速。邓奈尔教授的首则讲座内容上线后,参与听课的学生在相应网络论坛上发表了成百上千的评论,并提出相应问题。由于评论和所提问题很多,邓奈尔也看不过来。不过没关系,多人参与网络讨论的优势已经显示出来:学生对于重点内容和问题,会通过“顶帖”方式来加以激烈讨论,邓奈尔也就能直接查看这些重要讨论内容。

学生规模

对于邓奈尔所在的普林斯顿大学及其他美国名牌大学而言,这些大学提供网络课程后,不仅能够提高学校的知名度,而且也有利于他们改进和提高各自教学质量。没有多少人担心网络课程会使这些大学声誉受损。而知名度较小的大学所面临的风险就更大,这些学校很可能被迫取消一些概论性课程,相关授课教师的岗位也将受到影响,原因是学生可通过网络课程收听名牌大学的名师授课。

美国公立及赠地大学协会(APLU)会长皮特·麦克费尔森(Peter McPherson)表示:“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转折点:每所美国主流大学都在考虑如何开展网络教学并制定相应计划。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些由顶级大学提供的MOOC课程最重要之处,就是他们延伸了授课对象范围,因此其他大学也不必为开通网络课程而致歉。”

为了保证自己能够跟上潮流,美国各精英型大学都相继加入到提供网络课程的行列当中。Coursera网络课程机构由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密歇根大学于今年4月共同推出,目前已有33所大学合作伙伴加盟。另一家网络教学机构edX的教学规模也在迅速扩大,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已经加盟,德州大学也表示将使用edX网络课程以保证教学质量。事实上,任何参与Udacity网络班级教学的学生,已经能够获得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全球校园项目的学分。绝大多数MOOC教学服务商都计划向网络课程学生提供学分,同时对学位证书及相应考试收取费用。

这种人人皆可参与大学教育的理念,已经渗透到大学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虽然早期MOOC课程多集中于计算机科学和技术开发方面(这些科目的成绩更适合计算机打分),但邓奈尔教授已经成为通过网络教学讲授人文学科的领军人物之一。对于该科目的成绩评定,则是先由邓奈尔设定相应标准,然后再由学生们负责具体处理。

这些网络教学还包括了现代美国诗歌课程。美国伊利诺斯州民主党人、参议员理查德·杜尔宾(Richard Durbin)就是该课程学员之一,其他课程还包括医疗健康政策制定、《可承担护理法案》研究(授课者为曾担任美国预算管理局顾问的埃泽克尔·埃曼纽(Ezekiel J. Emanuel))以及即兴创作导论等等。

通过网络教学,这些教授一次讲课内容所面对的学生数量,比他们从事一辈子常规课堂教学接触的学生总量还要多,因此这些教授对此自然感到欣喜异常。怀着激动的心情,埃曼纽教授向媒体展示了一位斯里兰卡网络学生给他寄来的明信片。诗歌学教授艾尔·费尔莱斯(Al Filreis)则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常年卧病在床的81岁希腊老人,他在网络上发表了对诗人艾米莉·迪金森(Emily Dickinson)的研究论文后,得到了180则网络回应。还有大量老龄网络学生经常聚在一起学习功课,美国国会议员则成为医疗健康政策制定课程的学员。

“荒野西部”

邓奈尔教授非常激动地说道:“在网络教学开始后的数周内,我所收到的教学反馈,多于我从事教育职业以来所得到的常规反馈总和。我觉得在国际社区中,其实并不存在敏感话题,我们可以无所不谈,且语气平和。”

这些网络论坛能够开展全球性信息交流。邓奈尔教授在谈论社会准则问题时,他举了街头小贩没有公共休息室的例子,并为此上传了一则纽约街头小贩生活状况的视频。随后生活在中国香港、印度、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网络学生,及时反馈了自己所居住城市街头小贩的生活状态。

与此同时,全球各地正形成不同的学习群体。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22岁的迪彭德拉·K·C(Dipendra K.C.),与四名年纪更大的网络同学取得了联系,并一起为期中和期末考试作准备。迪彭德拉说:“我们一起观看授课教师的讲座和论坛上的讨论内容,并找到教师讲课的重点内容,然后再猜题。”

为了让网络教学显得更有普林斯顿大学的“氛围”,邓奈尔使用一个视频聊天室,然后同6~8名学生进行视频通话,迪彭德拉就是这些学生中的一个,其他参与视频聊天学生居住地则在西伯利亚、伊朗或普林斯顿。他们就阅读材料展开讨论。而没有参与讨论的其他学生,则可回放这些视频内容,然后再对视频内容进行评论。

34岁的道格·麦肯泽(Doug MacKenzie)是美国费城的一名消防员,他也是加入邓奈尔视频聊天室的成员之一。麦肯泽表示,视频聊天最让人感到惊喜之处,就是能够同网络同学进行远程会面,“我就在想,能够同居住在西伯利亚的人谈话,这可真不错。通过这项网络课程,让我对父母的养育方式以及我一些日常举止原因有了新的认识。”

最为关键的是,参加这些课程的学员不需要交纳任何学费。已经参加四个MOOC课程的麦肯泽说道:“我一直就希望能够参加学位班之类的学习,问题是我拿不出这部分学习费用。”

大部分MOOC课程每次授课时间都较短,并在授课过程中向学生提出问题,同时允许学生提供即时反馈意见。尽管如此,这种方式仍处于试验阶段,人文学科就更是如此。邓奈尔教授说:“这些还是全新的教学方式。从某种程度上讲,该教学领域仍属于‘荒野西部’。”

MOOC网络教学的一个假定前提是:任何一名学员,都可通过阅读其他学员作业并给予评分方式来获取知识。尽管如此,目前尚未了解这种做法是否真正有效。其操作规则是,学员至少要给其他5名学员的作业评分,然后才有可能得到自己的得分。而自己的得分,则是其他任何5名学员所给出评分的平均分。只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种方式并不一定能够凑效。如果学生对分数采取无所谓的态度怎么办?如果授课教师本身的评分标准并不明确又怎么办?学员在评分过程中,能否严格执行授课教师的既定标准?

为了解这方面的情况,邓奈尔教授和他的助手们对学员们的期中和期末考试答案进行了对比研究。在邓奈尔看到首批期中考试得分后,他意识到按照已设定的评分规则,一些学生所提供的答案不应该得到高分。因此他对评分标准进行了修订,即允许学生答案进行相应“发挥”。但计算机却将常规分数和“发挥”分数加在一起,导致一些学生的总分高于考试得分。

邓奈尔说:“我只能对这些学生宣布,部分学生的得分,其实是高于他们应该得到的分数。从数据类型上看,这些期中考试评分没有参考价值,但我们却借此了解到如何制定更为完善的评分标准。”

网络考试

在邓奈尔教授的《社会学引论》网络课程结束数月之后,他和他的助手们开始对期末考试进行手工评分,然后将教师打分同学员打分之间进行对比。邓奈尔发现,这两类得分之间的相关性达到了惊人的0.88。学员之间相互打分的平均分为16.94分,教师相应所打分的平均分为15.64分。对于质量很好或很差的答卷,学员的评分也更为准确。而得分情况越低,学员之间打分的变化值也较大。

而在其他MOOC课程中,仅5%参与社会学课程的学员参加了考试,其中提交期中考试答卷者2200份,期末考试答卷者1283份。一些学生观看了所有社会学课程讲座并完成了阅读任务,但没有参加考试。当然,这些学员并不一定要参加这门课程的考试。与Udacity、edX或参与Coursera网络课程的大学不同的是,普林斯顿大学并不会给网络课程学员颁发结业证书。

邓奈尔说:“除非我们对这种网络教学效果有了更多了解,否则对于发放任何形式的证书,我们都会感到不安。”普林斯顿大学教务长克里斯托夫·埃斯格鲁伯(Christopher Eisgruber)表示,虽然普林斯顿大学的4项MOOC课程此前开展得很顺利,但目前尚没有给学员颁发学习证书的计划。

埃斯格鲁伯说:“我们开通网络课程的最主要目的,是希望借此找到提高我们校园教学质量的新途径,从而改变多年来教师只顾讲课,学生只管记笔记的习惯,并让学生能够观看一些感兴趣的讲座,然后将传统课堂教学时间用于教师和学生之间展开交流。我们将其中一些教学内容放到网络与他人共享,但我们并不希望误导他人,使他们误以为这些网络课堂内容等同于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园教学内容。”

在对学员们的期中考试得分进行对比分析过程中,邓奈尔和他的助手们发现,3%学员的答案抄袭自维基百科(Wikipedia)、讲座内容或其他来源。而两名同姓的学员,则提交了完全一样的答案。

正因为如此,在期末考试开始之前,邓奈尔特意强调考试类型为“闭卷考试”。他也意识到,对于“抄袭”一词的具体含义,不同国家公众有着不同的认识,“我当时说,不得使用你们的笔记材料,也不得询问你的家人。我可以想像得到,对于提交相同答案的那两名学员,他们肯定大吃一惊,说:‘看,邓奈尔教授正说咱们呢!’”

邓奈尔教授和他的助手们发现,在这些学员所提交的期末考试答案中,没有发现任何抄袭内容。

战火与荣耀破解版

造梦西游ol破解版

我要下载联众游戏大厅